新闻资讯

爱宠越来越金贵宠物医疗市场却让铲屎官犯了愁

发布时间:2021-02-11 19:46  作者:波音直营平台

  70 年前,心理学家哈洛把刚出生的恒河猴从妈妈身边抱走,单独喂养,并且制作了两个“假妈妈”,一个是胸前有提供奶水装置的铁妈妈,一个是不提供食物的绒布妈妈。

  结果发现,小猴子只有在饿得不行的时候才会找铁妈妈喝奶,喝完就会本能地回到绒布妈妈身边。这个实验第一次向人们展示了有关爱与安全感的真相——爱的感觉是触觉。

  对于如今孤独的都市年轻人来说,铁妈妈就是为了生计不得不忍受加班的疲惫、工作不顺的沮丧。

  而绒布妈妈,往往就是那只毛茸茸的小家伙,会在你最需要温暖的时候,把头凑到你的手边,让你感受到爱的触感,也帮你舔舐伤口。

  《小王子》里,小狐狸对小王子说道,“对你来说,我也不过是一只狐狸,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。但是,如果你驯服了我,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。对我来说,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;我对你来说,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。”

  宠物抚慰人类的心灵伤口,人类也理应照料宠物的健康,因为你们驯服彼此,你是它唯一可以依靠的人。

  虽然宠物的生活越来越无忧无虑,真正生一场病的情况已经很少了,但却有越来越多的宠物陷入了干枯毛躁、有泪痕以及由于肥胖牵连的骨关节压力过大等亚健康状态。

  调研发现,51.1% 的宠物犬身体处于亚健康,而爱干净的宠物猫亚健康的比例较低,为 36.5% 。其中皮肤、肥胖、口腔、泪痕与肠胃问题,是导致猫咪和狗子亚健康的前五个共同诱病因素。

  由于铲屎官的宠爱,猫咪狗子现在的生活太好,也就让肥胖几乎成为了宠物健康的头号敌人。

  而宠物狗需要主人每天陪它到户外溜达,很容易被各种虱子、跳蚤和野外细菌、真菌盯上,因而皮肤问题是导致宠物狗亚健康的第一威胁。

  相比之下,皮肤问题在猫咪的不健康因素里只能屈居第五,一则猫咪不用遛,二则即使有时发情跑出去,以猫爱干净的个性,回来后自己也会把全身毛发舔干净。

  多少个夜半时分,被房间外如婴儿啼哭般的凄厉叫声惊醒,这恐怕是每个猫奴都经历过的场景。无可奈何,57.9% 的人最后只能将他们的猫主子送上绝育手术台。

  绝育手术也是猫咪仅次于打疫苗的一项最主要的医疗支出类型,在包括驱虫、门诊、体检等其他方面,宠物猫和宠物狗的区别不大。

  不过,会带宠物猫或宠物狗体检的人占比都超过了 40% ,这是个相当高的数字。丁香医生 2019 年发布的《国民健康洞察报告》显示,只有 41% 的人自己会去定期体检,而在养宠主力的 90 后当中,这个比例只降到 30% 。

  十年前,人们对宠物的想象可能还停留在老妇人坐在火炉旁抚摸猫咪,或者老大爷在小区遛狗的画面。

  而今,据《 2019 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》介绍,养宠人群中有 74.7% 的宠主为 80 后、90 后,其中 95 后又占到 35.6% ,成为都市宠物消费的主力军。

  伴随千禧世代的原子化,都市里的孤独在膨胀,作为解药,宠物数量也在急剧攀升。

  2019 年,全国城镇宠物猫狗数量达到 9915 万只,逼近 1 亿大关。其中,宠物狗为 5503 万只,较 2018 年增幅 8.2% ,宠物猫为 4412 万只,增幅 8.6% ,高于宠物狗。

  调查显示,34.9% 的人养宠,都是把对某个挂念之人的感情,投射到爱宠身上,丰富感情生活。而其中,86.9% 的人将宠物视为孩子或亲人。

  或许就有人曾在至亲亡故后的低落期里,被路边的一只流浪猫治愈,并把它当成是至亲以另一种形式回到自己身边。

  也正是由于铲屎官们把宠物当成孩子或亲人一样对待,舍不得它受一点苦,所以可能自己一年到头都不曾体检一次,却愿意在猫咪跟狗子身上花上上千块钱,确保它的健康。

  2018 年,中国人均医疗保健消费支出为 1685 元,同时期,狗主人在宠物医疗上的年平均花费为 1557.2 元,猫主人则为 1446.1 元,宠物和人的待遇几乎一样了。

  如果按城市来看的话,一线城市养狗和养猫的医疗平均支出分别是 1899.5 元和 1695.9 元,都比人均医疗消费线高。换言之,一线城市生活的宠物享受到的养生待遇,比大部分中国人要好。

  另外有趣的是,在为宠物健康花钱这件事上,总的来说是越年轻的宠物主越舍得花钱,但对于猫主人而言,70 前要比所有年轻一辈肯花太多。

  看起来,对于坐在火炉旁抚摸猫咪的老年生活想象,还真不是童话里杜撰的臆想,甚至可能是年轻一代未来的真实写照。

  年轻人越来越看重宠物的健康,本来是给宠物医疗市场提供了巨大商机,但宠物主对当前的医疗服务,在很大程度上是不满意的。

  狗民网 2018 年调查显示,只有 52.9% 的宠物主对现有的医疗服务感到满意,其余的都表示了不满意或一般的态度。

  其中,服务不规范是宠物主对医疗服务感到不满的最主要原因,特别是对价格的抱怨与对医生专业能力的质疑。

  由于这波“它经济”来势汹汹,年轻人对宠物医疗一下子就要求高品质,而市场甚至连数量上的满足都没有做好准备,才会导致目前处在一种供不应求当中,具体又体现在药物和医院两方面。

  与国外宠物药品的专业性和规范性相比,中国人畜药物混用现象较多。部分违法违规的宠物医院或宠物诊所中,经常擅自用人药品种按体重比例给宠物使用。

  有研究表明,人常用来治疗感冒的对乙酰氨基酚类药物,如扑热息痛、康必得等,对于猫而言,不但不能起到治疗的作用,还可能引发中毒甚至死亡。

  宠物专用药少,而国内企业研发不足,进口厂商占据了国内宠物药市场近 70% 份额。2014 年至 2019 年间,国内注册新兽药总体低于进口药。

  不计疫苗和检测试剂的话,其中国内新注册宠物专用药只有 37 个,并且属于真正自主研发的一类新药占比不到 10% ,二到五类药只不过是不同性质的仿制药罢了。

  这也使得进口药更加昂贵,利润颇丰,导致不少企业非法生产、进口、使用不合格的产品,市场上充斥各种假冒伪劣宠物药品。

  宠物医院方面,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,在全国一万多家宠物医院中,80%-90% 的宠物医院为小规模单店经营或 10 家以下连锁经营,市场较为分散,大规模连锁医院数量占比不足 15% 。

  由于宠物经济快速崛起,多数医院规模小、医生资质堪忧、人药混用等问题势必与之发生矛盾。近年来,有关宠物医院的诉讼案件也呈现逐年递增的态势。

  以“宠物医院”为被告关键词在 OpenLaw 上进行搜索,共获得 100 份裁判文书,分布于 2009 到 2020 年期间,其中 2017 到 2019 三年占到了 72 份。

  大部分的案件是指控医院方没有按《手术协议书》或者其他契约文件或关系,来为自己的爱宠提供正确的治疗,导致侵害了宠物的生命权。

  被告的宠物医院也几乎都是小医院,瑞鹏、瑞派等大型连锁品牌医院只是偶有一二。

  2020 年,我们每个人都直接且深切地体悟到生命与社会联系的可贵,我们希望给爱宠找到一家靠谱的医院,是因为它已然是我们的家人。

  正如电影《假如猫从世界上消失了》的台词所说,“不是人在饲养猫,而是猫在陪伴人”。


波音直营平台